首页

宁波余姚破获特大网络涉枪案 缴获各类枪支弹药近3吨

2017-03-29  来源: 法制日报
缴获各类枪支零件 

《法制日报》记者今天在余姚市公安局获悉,经过6个多月的侦查,余姚警方拨开层层伪装,将一个庞大而神秘的“枪支”团伙彻底剿灭。前后共出动百余名警力,横跨湖北、广东、四川、重庆、湖南等5省,历经卧底排摸、网上作战、连续守候、层层深挖,最终成功抓获16名犯罪嫌疑人,捣毁制造枪支弹药窝点3个、仓库2个,缴获各类枪支弹药近3吨……

拔开东来玩具面具

2016年10月25日,余姚市公安局朗霞派出所在一次社会面治安检查中发现一个可疑情况。辖区内一家快递公司邮寄包裹分理处,出现疑似枪支配件包裹。经全面清查,疑似枪支配件的包裹足有四五个,里面藏有枪管、枪托、子弹以及各类零部件,而收件人都指向了一名当地男子。

朗霞派出所马上将这名男子传唤至派出所,男子承认,这些气枪零件和1500发子弹是自己通过网络购买的,根据卖家提供的组装图,这些东西就可以变成一支杀伤力足以致命的枪支。

余姚曾发生过因非法使用杀伤性强的气枪,最终导致人员伤亡的案件。非法使用枪支弹药的危害性历历在目,始终紧扣着每一位民警的心弦。在购买枪支男子的身后,在那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里,也许正隐藏着一群人,从事这极为“暴力与暴利”的非法勾当。

为此,余姚市委常委、公安局局长余承嗣作出全力侦破此案的指示,并抽调精干警力,由该局治安大队牵头,负责开展深入调查。据调查,枪支是向一个网名为“东来玩具”的商家购买的。但警方发现,“东来玩具”所有信息都是假的,无法查明其真实身份,看起来这是一个精心伪装的卖家。同时,这样的精心布局,也让警方有理由相信,“东来玩具”不简单,一场风暴即将拉开。

“东来玩具”是谁,他在哪里?带着这些疑问,警方开始了下一步调查工作。民警返璞归真,追找源头,发现这些包裹来自全国各地,或许可以从中找出破绽,但这项工作在一开始遇上了阻力,因为所有快递单上的寄件地址和电话都是假的,工作难度很大。嫌疑人狡猾,民警同样聪明,地址有假,单子却是真的,民警立刻前往各快递公司总部,追查可疑快递单的原始发出地,果然有收获,这些包裹中的枪支零配件主要来自广东,枪管来自重庆,子弹则来自江西。

有了方向,就有了希望,警方决定主动出击。2016年12月8日,警方分三组人马出动,分别前往广州、重庆和江西。

一线民警带着模糊的线索实地侦查,与此同时,先进高科技正在后方给予他们强有力的支持,根据前方不断反馈的线索,一点点缩小着调查范围。尽管“东来玩具”所用银行卡身份造假,但警方依然根据其银行卡取款地点发现了破绽,并根据取款视频锁定了一名20多岁的男子,通过实地排摸,进而发现其落脚于广州市白云区某大学附近的一个村庄内。然而,想要查明其罪证,进而抓获此人,并非易事,只有先接近他才有机会。为此,警方实施卧底行动,成功接近对方,并暗中实施调查,最终查明了“东来玩具”的真实身份。令所有人大感意外的是,这个高深莫测的“东来玩具”竟然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姓胡,只有23岁,广东广州人。

另一方面,远在江西的民警通过几天的努力,也顺利查明了涉嫌制造贩卖子弹的犯罪嫌疑人邝某(男,27岁,江西赣州人)。

2016年12月16日凌晨,两路民警统一行动,成功将胡某与邝某抓获。案件似乎就此告破,但一切仅仅只是刚开始……

神秘的三国浦沅

浦沅,三国时期蜀国兵器神匠,曾精选精钢、寒铁为诸葛亮铸刀三千。胡某与邝某的落网,令所有民警士气高涨.但随着审讯深入,警方发现,胡某只是一名在网上代理贩卖枪支的商贩,他与邝某素不相识,更不会自己制造枪支,甚至在其租房,也没有与枪支有关的物件,看来警方目前所掌握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胡某交代,自己从网上接来订单,会转给上家,一个网名为“三国浦沅”的人,由其负责完成所有订单。而邝某卖的子弹,也是接到了这个“三国浦沅”的订单。由此可见,胡某仅仅只是个二级代理,真正的大鳄是其身后的“三国浦沅”。

警方决定一查到底,彻查“三国浦沅”。“12.16”特大利用网络非法买卖制造运输枪支弹药案正式拉开帷幕。

经过对“三国浦沅”的调查,民警发现其主要活动于湖北武汉。警方已经感觉到了此人所涉及的庞大团伙,根据初步调查,与此人有关的大量人员都涉及枪支贩卖、制造以及运输,一个个可疑“网名”浮出水面,就连前期调查的重庆生产枪管的嫌疑人也是由此人下单。但狡猾的嫌疑人在网上的所有信息全部都是虚假的,想要找到这个人,难度非常大。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警方最终将重点调查人员集中在四个方向,分别为:湖北武汉的“三国浦沅”、 重庆的“谁主沉浮”、广东惠州的“宝信彭总”以及四川简阳的“浩瀚虎哥”。这些人,现在还都只是网络上的几个名称,警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他们从虚拟世界拽回到现实世界。

侦查目标明确,警方经过周密部署,决定兵分四路,开展全面的实地调查工作,争取尽快摧毁这个团伙。2016年12月31日,所有人员背着一年的辛劳,迎着即将到来的新年,踏上了不可知时长的侦查之路。等待他们的是每到一处未知的难题与困局,经验丰富的民警带着使命出击,必将载誉而归。

湖北武汉组,调查目标“三国浦沅”。该案第一主犯,所有枪支贩卖、生产、运输环节都源于此人。既然是主犯,自然侦查难度也可想而知,所有掌握的信息都是假的自不用说,就连取钱,这名狡猾至极的主犯也用了一张假脸。民警通过查阅其取款银行视频监控,试图掌握这名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却发现该男子每次取款都做了精心伪装,反侦查意识强得令民警吃惊,几番交手之后,民警想尽办法试图发现其蛛丝马迹,却始终没有任何收获。唯一可以明确的就是其主要活动区域在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一带,但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侦查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面对困局,民警没有放弃,既然要大海捞针,那就捞吧。民警花了整整两个星期,将周边所有长期出没的车辆信息全部录入,一一调取车主信息进行图像比对。幸运的是,“三国浦沅”虽做了面部伪装,但因其额头正中有颗黑痣以及特有的眉形等特征,民警经过长时间比对后,终于锁定了一名32岁的湖北武汉籍男子刘某为重大嫌疑人。由此,神秘的“三国浦沅”终于现出了真身,随后,民警通过工作,不仅查明其具体居住地,还进一步掌握了其犯罪证据和下线人员信息,侦查工作突飞猛进。

重庆组,调查目标“谁主沉浮”。该案枪管制造商,与该案第一主犯“三国浦沅”刘某单线联系。前往重庆开展调查的民警在侦查初期面对的困难极大,除了一个真实的快递单号,其他信息全部为零。为了能够找出嫌疑人,同时避免打草惊蛇,民警只能选择传统的基础侦查手段“守株待兔”,几位民警轮流对已经掌握的位于重庆市万盛经济技术开发区南桐镇南桐支路上的一个快递点进行暗中守候,希望可以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这一守,便是三天三夜。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有所收获。3天后,民警发现了一名男子拿着4件已经包装完成的快递件前来邮寄,从包装来看,与在余姚市查获的枪管邮件极为相似,民警马上提高警觉,一方面趁机对这些邮件进行拍照取证,另一方面立刻对这名男子进行跟踪,成功追踪到其隐蔽在远处的车辆,由此查明该男子姓王,39岁,重庆人。经过大量技术分析,民警确定,该王就是他们要找的“谁主沉浮”。

为了进一步锁定其落脚点,民警分成两组,每天换租车辆交替对王某实施24小时跟踪监视,不仅牢牢掌握了王某的行踪和落脚点,还由此查明了帮其进行枪管加工的梁某(男,45岁,重庆人)、陈某(女,46岁,重庆人)、罗某(男,46岁,重庆人)等人。同时,进一步佐证了“三国浦沅”向王某等人购买枪管的犯罪事实。

广东惠州组,调查目标“宝信彭总”。该案一名至关重要的人物,负责向团伙提供所有枪身套件的供货商。根据调查,“宝信彭总”主要的取款地点集中在惠州市大亚湾龙山三路一带。通过银行监控视频,民警发现了一名面露凶光的年轻男子有重大嫌疑,且在每次取款画面远端,都出现了一辆白色越野车,但却无法看清车辆号牌。民警意识到,想要查明这名男子的身份,该白色越野车是突破口。可附近有着大范围的居民区,白色越野车更是多如牛毛,民警只能日夜不停地每天进行实地排摸。一个星期后,民警在周边一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找到了该车,随即进行了蹲点,没想到整整3天,该车始终无人问津,正当民警怀疑自己的判断,准备重新调查之时,却迎来了偶遇的转机。

停车场门口,一辆黑色丰田越野车急驰而过,民警却发现了驾驶室的男子与想要寻找的男子十分相似,为了明确身份,电光火石之间,民警看准时机,冒着暴露的风险,回身与刚下车的男子擦肩而过,彼此四目相对之际,民警知道,要找人的找到了。追踪工作随即展开,民警很快查明,“宝信彭总”姓彭,38岁,湖南人,与其女友刘某(31岁,湖北人)一起负责向团伙提供所有枪身套件,但彭某自己并不生产,一旦接到生产任务,便交由在广东东莞经营五金厂的唐氏兄弟负责生产,唐氏兄弟一个45岁,一个36岁,都是彭某的湖南老乡。

四川简阳组,调查目标“浩瀚虎哥”。该案一名特殊关系人,主犯“三国浦沅”刘某正是通过此人向“宝信彭总”彭某购买各类枪身套件,虽说“浩瀚虎哥”没有直接生产,但却是连接整个团伙的关键人物。调查后的结果,也的确印证了警方的这个判断。前期工作明确,“浩瀚虎哥”主要活动于简阳市红塔医院附近,经过调查,此人同样反侦查意识很强,每次取款都经过了精心的伪装,但民警还是通过细致工作,发现了他的一辆黑色本田越野车,并查明“浩瀚虎哥”的真实身份为32岁的四川籍男子陈某。表面上,陈某是一家物流公司的负责人,实际上却利用了运输方面的便利条件,暗中从事着向“宝信彭总”购买枪身套件,再卖给“三国浦沅”刘某的生意。

紧咬陈某之后,民警经过一段时间的追踪,迅速查明了与其有关的另外几名嫌疑人,帮忙运输的段某(男,31岁,四川人)、协助工作的李某(男,34岁,四川人)和同样经营物流公司的黄氏姐弟二人。这黄氏姐弟,姐姐36岁,弟弟32岁,都是四川人,经陈某介绍,与广东的“宝信彭总”彭某合作经营物流公司,运输大量枪身套件。

再起波澜果断收网

随着各路专案民警陆续取得案件突破,这一团伙的组织结构变得越发清晰。湖北武汉的“一级经销商”刘某向重庆的枪管制造商王某等人购买枪管,又通过四川简阳的陈某等人向广东惠州的彭某等人购买枪身套件,最终由以胡某为代表的“二级经销商”将枪支贩卖给网上的买家,同时,江西的邝某则负责提供子弹。

就在所有人以为案件很快就能等到集中收网之际,出人意料的变化发生了。2017年2月底,彭某突然离开广东惠州前往四川成都,并将手上现有的枪身套件进行了大规模处理,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民警措手不及,考虑到整个案件的全面部署,民警不敢轻举妄动,只好重新对彭某这一反常举动进行调查。

经过广东与四川两组人员的不懈努力,警方判断,彭某的突然离开,很大可能是准备将自己的犯罪窝点全盘转移至四川地区,而黄氏姐弟与陈某等人也在这段时间频频与彭某见面,更好地验证了警方的这个猜测,看来彭某是要跑了,抓捕行动变得迫在眉睫。

然而,更糟糕的情况却一再发生,就在警方准备抓捕之际,彭某却再次转移了……

随着案情的深入与变化,专案组正式将统一抓捕行动提上日程。3月3日,近百名警力从浙江余姚出发,各自向4个调查小组汇合,准备统一抓捕。

此时,最令大家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3月6日晚上,彭某突然带着女友驾车离开四川成都,此次的目的地竟是湖南老家。民警立刻连夜进行调查分析,发现原因在于彭某与黄氏姐弟合作经营的物流公司受到了当地警方的例行检查,本就是吸毒人员的彭某感到有些危险,为了以防万一,竟然连夜驾车逃离。

不能再等,一旦让彭某离开,全部努力都将功亏一篑,抓捕行动已刻不容缓。专案组当机立断,立刻启动应急预案,另外派出第5组人马,连夜飞往湖南追捕彭某。

这是一次与时间的赛跑,警方不断计算着彭某的路线与用时,在没有技术支撑的前提下判断着其大概位置,不断地在其身后紧追。3月7日凌晨4点,追捕组赶到了湖南省怀化市,在一家小旅馆附近发现了彭某的黑色丰田越野车,此时,该车已经更换了套牌,彭某的狡猾可见一斑。

时间紧迫,民警没有时间一一作出调查,只有再次使出杀手锏——“守株待兔”,部署在彭某车辆周边进行守候。

3月7日上午8点30分,彭某走出旅馆,准备继续上车赶路,但这一次,他再也无法离开警方的视线,还没等彭某开门上车,守候多时的民警迅速将彭某和其女友抓获。

平地惊雷一声起,抓捕战鼓就此响,随着彭某在湖南的落网,不确定因素的解除,各路人马的抓捕行动在上午9点正式开始。

按着原有的部署,加上前期足够充分的准备工作,一切都变得十分顺利,专案组捷报频传,神秘的枪案团伙成员一个个被警方抓获。多个制造、加工枪支配件的工厂和仓库被查获,经过一天一夜的激烈运作,警方将以刘某为首的14名团伙成员一网打尽,缴获整枪3支,各类枪支配件15000余件,彻底摧毁了这个利用网络非法买卖制造运输枪支弹药的犯罪团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规定,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将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法制网宁波3月28日电 记者谢台选 通讯员陈剑锋 龚利波 牛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