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6种违规网络表演 你还在看吗?

2016-12-14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本月12日,文化部下发了《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的通知。这是继今年文化部整治网络直播平台、通报违规案例、明确监管的底线和红线,以现场随机抽取的方式对网游市场进行执法检查,下发《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等一系列整治网络生态重拳之后的又一项有力举措。《办法》将于明年1月1日起开始施行。

网络表演经营单位需申请“许可证”

网络表演是网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4月,文化部在通报网络直播违规案例的同时,就已明确表示将建立长效管理机制,拟出台加强网络表演管理的政策。而此次出台的《办法》,以现场进行的文艺表演活动为主要内容,涵盖了通过互联网、移动通讯网、移动互联网等信息网络,实时传播或者以音视频形式上载传播而形成的互联网文化产品。网络游戏技法展示或解说的内容,通过互联网、移动通讯网、移动互联网等信息网络,实时传播或者以音视频形式上载传播的经营活动,也将参照《办法》进行管理。

《办法》规定,从事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的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当根据《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向省级文化行政部门申请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许可证的经营范围应当明确包括网络表演。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当在其网站主页的显著位置标明“许可证”编号。

网络表演者应实名注册 表演方式有严格要求

《办法》中明确规定,网络表演中不得含有表演方式恐怖、残忍、暴力、低俗,摧残表演者身心健康,以及利用人体缺陷,或者以展示人体变异等方式招徕用户的内容。此外,偷拍偷录和虐待动物的表演方式也是被明令禁止的。值得一提的是,《办法》中规定的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当要求表演者使用有效身份证件进行实名注册,并采取面谈、录制通话视频等有效方式进行核实,将改变目前对表演者监管混乱的局面。

《办法》规定,网络表演经营单位为外国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的表演者开通表演频道并向公众提供网络表演产品的,应当于开通网络表演频道前向文化部提出申请。未经批准,不得为境外表演者开通表演频道。为境内表演者开通表演频道的,应当于表演者开展表演活动之日起10日内,将表演频道信息向文化部备案。

网络表演经营单位要进行实时监管

《办法》规定,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当建立内部巡查监督管理制度,对网络表演进行实时监管;应当记录全部网络表演视频资料并妥善保存,资料保存时间不得少于60日,并在有关部门依法查询时予以提供;应当建立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机制,发现本单位所提供的网络表演含有违法违规内容时,应当立即停止提供服务,保存有关记录,并立即报告;应当建立健全举报系统,设置“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链接按钮。

此外,网络表演经营单位要在其网站主页及表演者表演频道页面的显著位置,设置“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链接按钮。文化部也将建立统一的网络表演警示名单、黑名单等信用监管制度,并组织实施全国网络表演市场随机抽查工作。而县级以上文化行政部门或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也将根据查处情况实施警示名单和黑名单等信用管理制度,及时公布查处结果,主动接受社会监督。

文/本报记者 郭佳 供图/视觉中国

网络表演不得含有以下内容

(一)含有《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第十六条规定的禁止内容的;

(二)表演方式恐怖、残忍、暴力、低俗,摧残表演者身心健康的;

(三)利用人体缺陷或者以展示人体变异等方式招徕用户的;

(四)以偷拍偷录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五)以虐待动物等方式进行表演的;

(六)使用未取得文化行政部门内容审查批准文号或备案编号的网络游戏产品,进行网络游戏技法展示或解说的。

发现

文化部新规出台 部分网站已经公示“许可证”

本次公布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要求,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向省级文化行政部门申请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许可证的经营范围应当明确包括网络表演。

北京青年报记者查询发现,目前在多个大型网络直播平台上,都已经将省级文化部门所批准的文化行政许可证进行公示,例如斗鱼拿到了“鄂网文[2015]1925-037 号”许可证,KK直播拿到了“浙网文[2016]0157-057号”许可证,熊猫直播拿到了“沪网文[2015]0826-226号”许可证。不过,在花椒、来疯等网站的首页,并未摆放有网络文化视听许可证。

广电新规出台 网络直播平台频改名

事实上,该“管理办法”并非针对网络直播的第一次规范。

今年9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应具有相应资质,直播平台和个人都必须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同时要求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在互联网上使用“电视台”、“广播电台”、“电台”、“TV”等广播电视专有名称开展业务。

在此次《通知》发布后,原先名为“斗鱼TV”的直播平台立刻改名为“斗鱼”,熊猫TV也改名为“熊猫”,不过其网址还是www.panda.tv。

同时,截至2016年5月31日,广电总局共发放了588张许可证,这些持证机构包括了新闻出版、企事业单位、网站等。而许多直播平台与其他视听网站共用一张《许可证》,比如映客直播就与A8音乐网共用“深圳市华动飞天网络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视听节目许可证。

网信办新规 直播平台实名认证并不难

今年11月,国家网信办颁发《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新闻类直播平台的资质做出了要求;同时实行“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对互联网直播用户进行基于移动电话号码等方式的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对互联网直播发布者进行基于身份证件、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等的认证登记。

目前,在任意一个大的直播平台开通主播账号,都必须进行实名身份认证。事实上,这一规定执行起来难度并不大,因为直播平台都有分成,主播必须绑定银行卡才可以提现,因此,后台实名认证对于直播平台来说较为随意,进一步绑定手机号码即可。

文/本报记者 温婧

调查

政策不断收紧 网络直播平台如何“演”下去

此次《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出台后,各个直播平台对此反应平淡。几个直播平台的负责人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一定会根据国家的规定规范化管理,会针对《办法》中的规定一一具体落实;不过,也有一些人士表示日渐正规、繁琐的规范,势必会带来网络直播的一次洗牌,一些小的直播平台越来越难干了。

中小直播平台将死?

直播平台越来越火,有统计称,目前网络直播平台约为70家,有以游戏内容为主的直播平台,如斗鱼、战旗、熊猫;有以秀场表演为主的直播平台,如花椒、9158、KK;还有一些其他APP中嵌入直播模式为主的直播平台,如陌陌直播、微博直播、人人网直播等。

不论直播内容如何,直播平台都将受到上述国内政策监管。业内人士表示,在多项新规的严格执行下,网络直播的内容将会越来越规范。不过,中小直播平台将会很难过,一些未取得相应资质的平台恐将倒闭。

为获许可证 企业想尽辙

目前网络平台所需要的几个资格证中,文化部要求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比较容易取得,身份认证、营业执照等证件也属于基础要求,其中比较难获得的是广电总局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这张许可证要求注册单位必须是“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且“企业单位申办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仅这一项要求,就将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下的中小平台逐出局了。

不过,一些直播企业为了获得这张许可证也是想尽了办法,除了前文介绍过的映客和A8音乐网共用一张视听节目许可证之外,战旗直播使用的是投资方浙报集团的视听节目许可证,还有的直播平台通过收购有牌照的私企来获得牌照。此外,未能取得牌照的直播平台就只能关门大吉了。

行业不断招入新主播

除了平台之外,对主播的要求也日渐严格。在直播平台刚刚兴起时,时有不雅事件发生,后来文化部前后两次共查处了45家直播平台,解约严重违规网络表演者1502人,处理违规网络表演者16881人。并且在“规范”中提到,主播在直播平台实名登记,一旦上了直播黑名单,就被永远剥夺了直播的权利,这对于主播是极具震撼力的威慑。

近一年来,违规直播事件越来越少,这也提醒主播,想要获得人气和观众,必须提升直播质量,而不是想着通过违规直播的低成本处罚换取人气的迅速聚集。这一规定也使得主播和平台之间的竞争更加公平,新的主播被鼓励进入该行业,一直播平台甚至打出了“每天2000个新主播”的宣传语。一名主播表示,“之前每每对朋友提起自己是做主播的,朋友都会把我往不好的方向联想,认为主播与不雅内容有着必然关系;现在政策收紧,主播也都不敢搏出位,整个直播间的氛围好了,大家也都知道主播是靠才艺的。”

文/本报记者 温婧

人物

网络表演者“搬砖小伟”:我不害怕管理

“搬砖小伟”是石神伟给自己起的“网名”。名字源于他的本职工作——一名普通的工地搬砖工。他每天要搬3000到5000块砖。“很‘屌丝’吧,我本来也就是一个‘屌丝’。”搬砖小伟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

石神伟走红有些意外。原本他只是在一家手机短视频平台上传了自己在工地光着膀子做倒立俯卧撑的视频,没想到这个视频被平台推广,并迅速“火”了起来。之前,他在这个平台上只有2000个粉丝,而且是以健身爱好者为主,而这回播放量很快就达到了数万次。

现在石神伟已经有了137万粉丝,他做一次健身的直播可以拿到1000元到2000元人民币。也正是凭着练就的一身肌肉,他还参与了多家电视台综艺节目的拍摄。

小伟觉得自己做的内容阳光,充满了正能量。

“健身视频很容易涨粉吗?”北青报记者问。

“其实不容易,很难。”小伟说他的涨粉速度无法与一些人相比。在他所说的这些人里,包括了诸如暴露各种怪相的大妈、各种奇葩搞怪的小伙儿,甚至包括利用自己异样身体的残障人士。他举例说,平台上有一位残障人,就靠自己的“怪相”已经拥有了500万粉丝。

“其实,血腥的、色情的,平台管理得很严,一发现就会被删,甚至除名。”小伟说,“但是对于利用身体缺陷什么的,平台就很少管理了。”

小伟说实名注册的自己并不害怕越来越严的管理,反正也没有做低俗的或者出格的事情,像文化部这个管理办法中所列举的不合规表演,自己一项也没有。

“我做不来这种。只是想踏踏实实,一点一点做吧。”小伟说自己也没打算完全靠视频表演挣钱,“我还会做我的工人,该健身健身,该搬砖搬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