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治理> 国外

对抗恐怖主义或成中美网络合作突破口

2015-11-24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开门”(#PorteOuverte),这个标签在震惊世界的巴黎恐怖袭击后成为社交媒体脸书和推特上的关注焦点之一,勇敢的巴黎人站出来打开家门为街上寻求庇护的民众提供避难场所。然而,社交网站上并不都是善良的声音,上面同样还有IS关于袭击的一系列叫嚣。实际上,他们早已开始利用包括推特、instagram等分享平台,发布视频甚至招募成员,为恐怖行动进行宣传。

“网络恐怖主义的发展对人类的威胁会越来越大,中美俄等国家最大的网络威胁不是国家而是恐怖主义组织。”中国信息安全杂志社副社长秦安说。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信息化作战研究室主任叶征也指出:“中美两国在网络安全上的关系与两国政治经济的关系密切相联,中美两国的矛盾也会在网络空间中体现出来。”

“恐怖主义对中美都是敌人。对抗恐怖主义作为中美网络合作的突破口是比较可行和有效的。”一名军事专家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合作需求难敌网络权力不对等

“中美的矛盾,是一个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的矛盾,是崛起与遏制的矛盾。”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叶征说。

美国国防大学在2009年出版了《网络权力(Cyber Power)和国家安全》。网络权力被定义为:用网络空间获取战略优势,影响其他现实环境和权力手段的能力。

今年10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了不利于华为与中兴通讯的一份调查报告,报告中指出:“美国应继续用审视怀疑的眼光对待渗透到美国通信市场的中国电信公司……美国政府系统,特别是敏感的系统,不应该使用华为或中兴通讯的设备,包括零部件。”

在叶征看来,这是美国在遇到网络分歧时单方面采取行动的又一例子。“两国在处理网络空间危机时态度上有分歧。我们主张网络是人类的共有空间,共同利用。美国则比较保守,对中国封锁,目的是在网络技术上占有优势”。

“中美在网络空间中地位严重不对等,美国占尽了先机,中国处于劣势地位。”秦安认为,“涉及网络空间的专利、技术标准都掌握在美国手里。中美如何实现互利共赢是对中国的巨大挑战。”

在网络空间联合作战领域,美国同样抢到了先机。2013年3月,美国指导北约卓越合作网络防御中心推出“塔林手册”,“首次尝试打造一种适用于网络攻击的国际法典”。这一举动也显露出相关国家抢占网络战规则制定权的明显意图。

据叶征介绍,美国已经完成了网络战争的各项准备,包括武器装备、组织机构、网络战部队、法律、作战规则等。“中美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谈到制衡,中国没有一支网络战部队,是完全不可能对等的”。

共同威胁呼唤多层面合作

“面对网络恐怖主义,没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秦安强调说。

在他看来,恐怖组织利用网络进行串联,宣传恐怖主义思想,实施网络恐怖行动,更严重的是通过网络空间制造恐怖事件。“数字9·11”的灾难将比实体空间的恐怖袭击波及面更广,影响范围更大,后果更严重。

相关专家介绍,物联网的发展将网络和实体空间紧密结合起来。供电设备、供水设备、医疗设备、城市交通,都在互联互通,但同时也暴露在可能被恐怖分子控制的威胁下——药物的处方系统或是心脏起搏器被侵入,会成为暗杀的帮凶;铁路的运行被搅乱,将造成重大事故;电厂停电,供水断绝,银行体系瘫痪,都将是巨大的灾难。

除了“数字9·11”,“网络珍珠港”事件也必须引起警惕。与“数字9·11”相比,这一类袭击针对国家的意味更强。

实际上,不少国家已经遭遇了网络安全事件。2007年,爱沙尼亚遭到严重网络攻击,整个政府网站、银行全部瘫痪;2009年7月,包括国情院等核心部门的26个韩国政府网站、众多电邮瘫痪;2010年“震网病毒”致使伊朗核设施瘫痪,浓缩铀分离机被迫停转。“美国的专家对美国遭受大规模网络袭击的实体损失有评估,预计相当于50场台风袭击美国”。

“这些攻击显露了各方围绕网络主权的交锋。”秦安介绍,网络空间出现后直接引发动员的方式、信息流动的路径都发生了变化,包括人的思想。有人提出网络联邦的理念,不承认网络领域的国家主权。

2015年7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首次明确“网络空间主权”概念。西方国家曾一度将它与“网络自由”对立起来。然而,事情在起变化,美国在公开场合也逐渐承认网络空间存在主权问题,并以此为凭“不惜一切代价”维护美国网络安全。

对等制衡基础上并肩作战

中美“作为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从网络空间受益最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近日在中南海会见由美国国土安全部常务副部长马约卡斯率领的美国网络安全执法跨部门代表团时指出,“中美作为互联网大国,在维护网络安全方面拥有重要共同利益。”

早在2012年,联合国安理会就通过了第2129号决议,首次明确要求联合国反恐机构会同各国和有关国际组织加强对网络恐怖主义的打击力度。

中美联手的工作其实已经开始了,习主席今年访美的成果中,就包含中美两国在网络空间安全方面的合作,“双方承诺,共同继续制定和推动国际社会网络空间合适的国家行为准则。”“中美双方同意,建立两国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高级别联合对话机制”。

除了政府合作,民间的交流也在推进之中。这一层面以智库、大学、研究机构的交流会谈为主。今年美国的东方研究中心在德国举行了一次网络安全问题研讨会,中国许多大学教授都列席了会议。

习主席在2014年2月27日提出了建设网络强国的口号。秦安认为这是一个可喜的信号,但他也呼吁,“对等制衡方面,中国仍要加快步伐”“这包括建立网络部队,制定网络空间战略和网络立法等多个方面”。(记者 王梦影 宁迪 实习生 王梦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