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治理> 国外

狙击网络谣言美国有什么招

2015-08-24  来源: 解放日报

  互联网使人类跨入了信息时代,但由于互联网的监管机制远弱于传统媒介,为造谣传谣打开了方便之门。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工具更是推波助澜。网络谣言传播广泛、迅速,甚至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干扰了正常生活。

  在互联网的发源地美国,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信息高速公路的架设,互联网成为亿万美国人获取信息、相互沟通的重要渠道。人们在享受互联网便利的同时,也深受网上造谣、诽谤行为的侵扰。

  几十年来,美国不断推进网络谣言治理,让网络造谣者付出大代价,有的身败名裂,有的被罚得倾家荡产,还有些锒铛入狱。

  谩骂帖引来

  1378万美元罚单

  在大多数国家,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的言论无所约束。一旦影响他人正常生活,谣言制造者和传播者就应受到法律严惩。

  早在1991年,美国已制定 《禁止利用电脑犯罪法》《电脑犯罪法》《通讯正当行为法》等130余部法规,对包括谣言在内的网络传播加以规制。在州一级,纽约、马里兰、得克萨斯、威斯康星等45个州也立法对网络传播予以规制。

  在美国,因网上造谣而遭受天价罚款的人为数不少。2006年,美国一名女子因被人发帖骂成“骗子、欺骗专家、诈骗犯”,将对方告上法庭,获赔1130万美元。这名女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打官司就为了告诉人们,“你不能在网上随心所欲地攻击你不喜欢的人”。

  2011年美国判罚的一起网络造谣案也引发关注。在这起案件中,一位名叫克丽丝特尔·考克斯的女子在个人博客中声称,一投资公司在处理某破产事务时存在税务欺诈等不当行为,该公司随即指控该女子诽谤,索赔1000万美元。最终,法庭判她支付250万美元的罚款。

  在美国,即便是匿名造谣、传谣,法庭都可根据受害者的诉讼,要求网站提供被告的通讯记录; 一旦裁决核实,法庭将发出禁令要求被告和网站撤销谣言,否则将追究其刑事责任。

  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对夫妇曾面临一起性侵指控,但陪审团认定他们无罪。此后,依然有人在网络论坛上匿名发帖攻击他们是“性变态、性骚扰者、毒品贩子”。这对夫妇愤而起诉,法庭要求论坛提供发帖者的信息,并据此锁定6人,最终于2012年判罚6名被告赔偿1378万美元,判罚数额创下新高。美国律师彼得·沃格勒认为,这一判决的意义相当重大,“人们不能躲在第一修正案后,想说什么说什么”。

  威胁言论

  也会招来法院传票

  2012年10月,飓风“桑迪”袭击美国东海岸,不仅造成逾百人死亡、逾600亿美元经济损失,还催生一批“像病毒一样在社交媒体上扩散”的网络谣言。有一个“推特”用户名为 @ComfortablySmug 的网民特别活跃,发布了数条“重大突发新闻”,包括纽约证券交易所大楼遭受严重水淹、地铁将被关闭等。他制造的假新闻甚至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新闻机构采用。

  发现上当的网友很快“人肉”出他的真实身份——纽约市一名议员候选人的助选人员。面对谴责,此人被迫辞职并公开道歉说:“在一场威胁整个城市的自然灾难中,我发布了一系列不负责任和不准确的推文……我愿为此负全部责任。”

  除了对个人和家庭造成伤害,网络谣言也会对企业和社会造成重大影响。美国严厉打击对公共安全进行威胁的言论。比如,口头威胁炸弹袭击,就有可能被判5年有期徒刑及25万美元罚款。自9·11后,美国这方面的打击范围有一定程度的扩大。

  2013年2月份,美国得克萨斯州19岁青年贾斯丁·卡特在Facebook(社交软件)上因网络游戏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联盟)而与网友争论。对方说了类似于“你真是疯了”之类的话,他就开玩笑回应说:“对,对,我脑子有问题,我觉得我得要去射杀一群幼儿园小孩,搞出一片腥风血雨,然后生吞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

  一个位于加拿大的网友看到了这一言论并报告了警方。由于仅在两个月前美国康涅狄格州牛顿城一所小学发生过一起造成28人死亡2人受伤的严重枪击事件,所以美国政府对此事高度紧张。法庭于2月13日开出搜查令,一周后开出逮捕令,指控其“恐怖(主义)威胁”,5个月后才交保50万美元获释。

  除恐怖袭击外,针对政府官员或特定人员的死亡威胁也往往会受到打击。比如2009年加州一名47岁的白人男子沃特·巴格达萨利安因在网上抱怨奥巴马政权并说“他的头很快就会中一发50口径的子弹”,结果他被逮捕并起诉。法庭判其60天监禁,狱外执行。另外还有多起网上发出对总统死亡威胁的案例,当事人也往往要被逮捕并上法庭走一遭。

  “谣言机器人”

  轻松识别谣言源头

  美国法学家丹尼尔·索洛夫曾在著作中指出,政府对网络的监管,应在捍卫言论自由和保障个人隐私权的“两难境地”中找到平衡,实现“增强网络内容发布个体的责任感、阻止谣言在网络空间肆意传播”的目标。

  奥巴马上台后,成立了“白宫网络安全办公室”和“全国通信与网络安全控制联合协调中心”,从国家层面维护网络安全,为应对网络谣言在内的威胁提供保障。联邦政府多个部门通过设立社交网络监控中心等措施,对网络论坛、博客、留言板等进行常规监控。为增强网络谣言治理的时效性、降低网络谣言危害,美国注重在事前下功夫,重视运用技术支持网络谣言治理。2011年7月,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启动“战略通信中的社交媒体”研究计划,开发了“谣言机器人”等软件,可轻松实时识别、监控网络谣言的源头和流向。

  2011年7月,名为“福克斯政治新闻”的微博账号发布了“奥巴马遇刺身亡”的谣言,仅两个小时后,美国特勤局就清理了消息源,夺回了被黑客入侵的“阵地”。

  仅仅靠政府治理网络谣言还远远不够,美国还专门设立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作为网络管制的责任机构,还曾于1997年出台 《网络与电讯传播政策》报告,提出了有关互联网管制的基本原则。

  面对网络谣言的冲击,美国政府支持网络传媒自律,避免其为了追逐商业利益而坠入缺乏社会责任、随波逐流的“木偶”境地。例如,《国际互联网免税法》 就对自律较好的网络运营商给予两年免征新税的待遇,而那些表现不佳的网站则要承受一定的罚款。

  网络素质教育

  成为大学必修课

  人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愿望,在Web2.0时代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实现,但理性价值判断的缺失,使大量网民不自觉地成为了网络谣言的传播者。

  美国学者唐·泰普斯科特曾指出,“‘N世代’ 已经长大并将主导21世纪,如何让他们在网络中茁壮成长并展现出积极的社会责任?要务之一就是让他们获取良好的教育,学会与网络世界和谐相处”。

  1978年,美国教育部就举办了全美“电视、书本与教室”研讨会,与会专家强调指出媒介素养教育的重要性。1998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决定,拨款帮助最贫困的学校早日进入信息高速公路,这对于消除“数字鸿沟”、提高公民网络素养有重大意义。

  此外,网络素质教育课程也成为了很多大学的必修课之一。上世纪70年代,阿巴拉契亚州立大学就开设了全美第一个网络媒介素养教育课程,在课程学习中,教师会教会学生批判性地分析各种网络现象,通过讲解和自身体验,提高学生的责任感和网络公民的意识。

  目前,美国很多大学的网络媒介素养教育课程都已成为知名的国际培训项目,为美国在源头上控制了网络谣言,提高了全民网络安全意识。

  (作者孔晓清 留美博士,现居纽约)